云次方√白宇√吴磊√秦昊√羽生结弦√月歌√石原里美√全职√叶修√盗墓笔记√王者荣耀√有幸在这里遇见你们♡

[阳夜]花吐き病

花吐症。
主阳夜。
第一次写月歌ooc都是我的锅。
HE可以放心食用。

叶月阳最近发现自己的青梅竹马开始有些刻意的躲着自己。介于高中有过前车之鉴,一向有些轻浮的叶月阳也有些紧张起来。

今天是夜的休息日,叶月阳早早的起床蹲在了厨房等着夜的到来。

长月夜不出意料的来到了厨房,看到一早就待在厨房的阳一丝惊讶从眼中闪过,“阳?”

“夜,你最近是不是在躲着我?”阳抓住夜的手臂问道。

“诶?”突然被限制了行动了夜悄悄愣就一下,将脸别开目光闪躲的推开了阳“没有啦,最近有一些感冒了所以才隔阳远一点的,我也不想阳跟着我一起感冒啊。”说着背过身子捂嘴轻咳了两下。

“是...吗?”阳将信将疑的看着面前的人“我可不想高中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噢。”

“我知道啦!阳还不放心我吗?”长月夜笑着把叶月阳推出了厨房,“阳快出去啦,我要做味增汤啦。”

啪。的把厨房门关上之后长月夜收起了笑容,把刚刚一直篡在手上的一朵淡黄色小花碾碎丢入垃圾桶。

『花吐症』是长月夜两天前在网上知道的一个新名词。原因是刚刚结束工作的他觉得喉咙有些不舒服,咳了咳居然吐出了一朵淡黄色的小花。震惊之余长月夜上网搜索了一下症状,得出了花吐症的结论。

『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』

暗恋…啊。
是啊…自己暗恋阳…有多久了呢。

长月夜关闭了手机。

会死的呢。

治愈的办法只有和阳告白,并且和他接吻。

嘛…如果有这个胆量的话也不至于得上这个花吐症吧,夜这么想到。

只是没有想到这才两天不到的时间,阳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异常,长月夜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该暗暗高兴一把了。

第二天早上。
夜起床的时候发现枕边的小黄花已经有一大片了。只要自己一张嘴说话,就会有花瓣飘出来。

恶化了啊…。

长月夜只好找出口罩,和经纪人打电话请假,出席活动肯定是做不到了,如果只是队员们的探望应该还是可以瞒过去吧。

不到半小时,Procellarum所有的成员都来到了长月夜的房间,就连一向晚起的霜月隼和水无月泪都没有缺席。

叶月阳是第一个冲进来的。

“夜!”伸手摸了摸长月夜的额头,正常的体温让他稍稍放心了一些,“看起来没有发烧呢。”

长月夜点了点头,又往被子里缩了缩。

其他队员也一个一个的上来问候,长月夜的口罩里已经开始堆积花瓣,他也不得不小心回应着自己的队友。

“啊啦~夜这个样子看起来的确病得很严重呢,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休息了。”霜月隼收回床边垃圾桶上的目光。虽然上面扔满了纸团,但是仍然有一两朵小花冒了出来。霜月隼赶着队员们出了房间。

等其他成员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叶月阳拉住隼不放心的问道,“隼桑,夜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?”

“当然。”霜月隼回答道,“有问题了。花吐症,会死人的哟。”

“哈??那还不赶紧送夜去医院?”叶月阳说着就往回跑。刚快到门口又被霜月隼拉住。

“医院救不了他。你先好好查一下什么是花吐症吧。”

『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』

暗恋……
夜有喜欢的人了?

看到这段文字叶月阳的心一阵刺痛,一股奇妙的情绪涌现出来。

不同于刚才的紧张着急,有一种心中很重要的东西被掏走的,甚至有些想生气。

“那…怎么办?”

“啊啦~只要知道夜喜欢的人不就好了吗?”霜叶隼把这一切都看到眼里,笑道“阳君就好好在外面等一下吧!”

此时的长月夜正在将刚刚对付队员们吐在口罩里的花往垃圾桶里抖,对于霜月隼的回头猝不及防。

“隼!...桑”

“果然呢。”

“……嗯,隼桑…唔。可以帮我…咳咳,保密吗?”

“对象是阳?”

听到阳的名字长月夜猛地一抬头。“……嗯。”小小的哼了一声又把头低了下去,头越埋越低,强忍着眼中的泪花

“噢~好吧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但是…主角可能已经知道了呢。”说着霜月隼走到门口,开门给了叶月阳一个wink便离去了。剩下一脸震惊的叶月阳。

“咳咳。不可能咳…的。阳他……唔!”

脸被突然捧起来,眼前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橘红色的头发,嘴上柔软的触感提醒着长月夜他现在,正在和叶月阳接吻。一朵淡粉色的花从两人嘴中蹦了出来,暗示着花吐症的痊愈。

“阳!!”事情发展的快速让长月夜来不及思考“你…你在干什么…?你都听到了?你不会讨厌我的吧?”刚刚强忍住的泪花也一颗颗的滚了出来。

“啊——你哭什么啊!还突然问这么多问题的”叶月阳手忙脚乱的给人胡乱擦了擦眼泪,“我才想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我一直不知道的话你会死的!”

“……和男人接吻,很恶心吧。”

“哈?和喜欢的人接吻很幸福才对吧?”

“诶?阳你刚刚说什么?”长月夜瞪大了还挂着眼泪的眼珠。

“我喜欢你哟。”

fin。

彩蛋。

海∶隼!你又在后辈身上胡乱使用魔法了吧!

隼∶啊啦~海这样冤枉我我可是很伤心的。

隼桑表示自己巨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面是我自己的碎碎念

这是我高三毕业后一年没有写过任何东西后的产物……
可以说是有些狗屁不通了。还请看到这里的太太们见谅我这个渣渣

然后花吐症的梗我本来想写在新葵身上的。
只不过后来想了想阳夜似乎更适合这个梗。

疯狂的为年中打电话。

这篇文的前半段是我昨晚上半夜3点写的
后半段是今天早上11点开始写的
最后结尾也有些仓促

本来想着让夜多病两天,咳到吐血快不行的时候才被阳发现,后来想了想我怎么能这么虐我最爱的年中呢!就第二天就被我阳哥亲亲了。
嘻嘻嘻。

对了花吐症的症状摘自百度百科

评论
热度(36)

© 云籽 | Powered by LOFTER